太极拳百科

广告

一片冰心在武林2

2011-05-23 21:55:38 本文行家:冯雪松

太极大家李经梧的武林人生

首都武术研究社(左四为陈发科,左二为李经梧)首都武术研究社(左四为陈发科,左二为李经梧)




李经梧拳照李经梧拳照


五、 偏居海滨,独善拳道

就太极拳而言,陈吴杨孙武……如涓涓细流,在京城汇成了波澜壮阔的海。无疑,京城也是太极拳成长、发展的“首善之区”,是太极拳精英聚集的“人才高地”。人往高处走,这一道理,李经梧的武术蒙师刘子源先生早在哈尔滨就已经向弟子点破。聪颖之李经梧,不会不明白,在其武术生涯的壮年时期离开“首善之区”、“事业高地”,将意味着什么?
值得留恋的西单“五洲百货店”,创业之余师兄弟们常在这里抽空习武,这里还似乎弥漫着赵铁庵、陈发科、胡耀贞、杨禹廷几位老师隐隐的身影和朗朗的笑声;
值得纪念的钱粮胡同,那是尊敬的王茂斋师爷和王子英师叔居住之所,王师爷传给了他一杆揉磨的闪亮的太极枪,以推手见长的王师叔在这里亲自陪他“打轮喂劲”(太极推手术语),使他的推手功夫蒸蒸日上;
值得回味的中山公园十字亭、太庙太极拳研究会,这里是“太极五虎”练功最多的交流场地,是杨禹廷恩师讲习功夫的“道场”,这里颇具“拳气”、“人气”,是离共和国心脏最近的地方……
还有许多许多值得思考的人和事——国家的好些机关、部委、八一电影制片厂,他在那里或教拳或拍教学片;北京的什刹海武校,那些淘气的小学员们还在练功夫吗?大门(指门惠丰,那时他是个子最大的小学员)会有出息的!
……
在一纸《商调函》来临之际,李经梧徜徉在北京熟悉的街巷,想了很多、很多,主动权在他手里,他真的会选择离开吗?
真的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他选择了离开,无言的离开。“悄悄地他走了,正如他悄悄地来。”潇洒地挥一挥手,不带走一片云彩……
这是京城太极拳界的伤感,但却是北戴河海滨的福音——那里新筹建的北戴河气功疗养院,正等待着一位太极大师的到来。这一年,是公元1959年,夏天;李经梧,47岁,正值事业近峰巅、人生的当打之年。天若有情天亦老,海滨重铸太极魂,从此,李经梧把北京的记忆收藏在内心深处,漠漠地偏居于海滨,默默地进行这传统太极拳的第二次创业实践。
社会变革,武术的性质也渐渐由“格斗”转化为“养生”。然而,转化变革过程,不免泥沙俱下,传统武术那波澜壮阔之海,偶受浊流之污染,渐成死水而少生机。李经梧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在1964年的全国太极拳大讨论中,秉笔直抒,畅所欲言,向世人贡献了《对太极拳缠丝劲等问题的体会》的论文。不少行家称李老师的文章,是一篇澄清了对太极拳研究的许多模糊认识的力作,将会永载于中国当代太极拳学术研究的史册。
然而,李经梧向来怀疑,一篇文章而已,究竟会起多大作用?王宗岳的《太极拳论》早已是载入史册的名篇,许多人读了、看了,甚至能解释、会背诵,但是功夫到自己身上了吗?为什么古人云:“练拳者多如牛毛,练成者凤毛麟角”?——李经梧长期思考着这个问题。
思考的结晶,是他向社会奉献的《太极内功》,这才是他偏居海滨而进行太极拳实践并回馈祖国母亲的“文字力作”!
李经梧是信奉“述而不作”的,许多东西(尤其是太极拳)写出来就不是。所以他很少写作,更多的时候是“有教无类”,弟子三千,贤人七十,这才是他在北戴河进行太极拳二次创业的“行动力作”!
当然,也间或有人来请(包括请去外国),有人来访(涵盖四海宾朋);前者婉言谢绝,后者来访不拒,充分展现了当年王茂斋前辈的大家风范和贤明隐士的超脱志趣。
功夫的交流切磋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,国外技击家时常来华比试武功,有的居然也找到了北戴河并访到了李经梧。日本人高桥贤就是有备而来的。说来话长,那是1985年秋天发生的事情,高桥贤来到北戴河气功疗养院学习气功和太极拳。在学习的过程中,他了解到24式简化太极拳的创编者之一李经梧先生就曾在这个单位工作时,表现的异常兴奋,强烈要求院方安排他与李经梧会面,并提出在会面时安排比武较技等事宜。院方考虑到李经梧先生年事已高,早已经离休在家,且李老的身份又是秦皇岛市政协常委、北戴河区政协副主席,李老与外国客人交流得事先经领导机关批准,安排起来比较麻烦。但对于客人所提出的要求又不能不做答复,便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——请李经梧的弟子代表老师与其交流。
谁知,高桥贤坚持只有李经梧出面才更公平、更具有代表性。其实,高桥的要求已经不公平了(李老时年73岁,高桥47岁),以礼回绝也是可以的。但李老坦然答应了对方的挑战(事先取得了秦皇岛市外事管理机关同意),从容地来到了会见(比武)的现场。
李老对翻译说,“高桥先生年轻,又是客人,按礼节请他先出手。”
此时的高桥早已急不可待,拉开箭步,猛地一掌直奔李老门面劈来。
说时迟,那时快,只见李老扬起右手,接住来掌,微一转身,对手就跌到李老身后数米开外。
一个跟头把高桥摔明白了——自己领教的是正宗的太极功夫!但他并不服气,认为自己的跌倒是求胜心切、出了明力被李老“借力打力”所至。再试一次,我不出力,看对方如何动我?
第二回合,高桥蛮像样地做了一个“抱七星”的架势,把手伸到李老面前但是采取守势不出劲。这时只见李老还是刚才那个手法,说了声“你不发力我发力”,右掌随即棚出。此时高桥也想化劲,但怎么也化不开,并且脚也站不稳了,急忙也用棚劲,没想到换劲的刹那被李老听个正着,顶不了、松不开,蒙蒙懂懂地又被摔了出去。
高桥爬起来,再次冲到李老面前,众人以为他还要进攻,结果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——
只听到“哈伊!”一声,高桥给李老来个九十度的鞠躬,之后翘起拇指,说了一阵日语。大意是,中国的太极拳真功夫在北戴河,因为中国之行他走访过许多地方,只有在北戴河败的一塌糊涂,心服口服之类。
没过多久,李经梧先生收到了来自日本国太极拳联盟的邀请函,李老婉言谢绝。

    六、  呕心沥血,桃李芬芳

其实,李老不仅谢绝了日本的邀请,也曾谢绝过瑞典、瑞士、澳大利亚等国的邀请,许多人对李老的态度不是很理解,一些功夫不如李老(甚至不如李老弟子)的人,纷纷抓住机会出国,名利双收;现代社会,讲究包装和推销,酒香也怕巷子深,一味地辞让谁会知道咱家的东西是好东西呢?——面对学生的不解,有一次李老坦露了心迹。
“出去教什么呢?教这个……”李老边说边比划了“野马分鬃”等几个太极拳套路的动作,“谁都会教;教这个……”李老又随机比划了“下榻外捻”等几个太极劲儿,“我还不教!”接着李老喃喃自语:“不教这个(指推手真功夫),我出去干吗?”李老的话,似乎也在说给在座的学生们听,不禁引起了大家的深思。
李老向来教学严谨,教拳教心(也含交心),不以功夫当商品,无功不受禄。接受人家的邀请又搪塞人家不传真东西,这对于毕生信奉城信的李老,绝对是件痛苦的事情,因而是绝对行不通的。“有人或许认为我迂腐、保守,但我是认老理的,任何时候,德比天大!”有人认为李老所说的“德”,是有着很身的涵义的,不仅仅是“不出口伤人、不出手伤人”之类的武德,更主要的是指报效民族、奉献祖国的大德。
这一点,我们可以从李经梧先生的入室弟子孟庆昌的以下文字中读出:
“要团结,要谦虚,要讲武德”,这是李经梧老师多年来对我们的一贯要求,他自己是这样说,也是这样做的。他为人宽厚,淡薄名利,热爱祖国。在此仅举一例就可以说明这一点。
由于老师武艺超群,尤其在1985年轻易折服日本太极高手高桥贤后,曾有日本、瑞典等国人士用高薪聘请他出国教拳,但都被婉言谢绝了。他意味深长地对我们说:“我这么大年纪,教拳是教不了啦。他们请我,无非是要我的‘手’。别看你们多次教都学不会,可是人家用先进仪器四面八方拍照,一下就能研究出来。人家学会了将来会打你们,所以我不能去(指出国),给多少钱也不能去。你们要抓紧学,我要把这些都传给你们,要传给炎黄子孙。”老师的肺腑之言和博大胸怀我始终铭记在心,成为我练功的责任和动力。(上述文字见《大道显隐》173页)
李经梧先生门内的近百名入室弟子,他们都感同身受;还有千余名再传弟子和上万名学生学员,他们都直接在北戴河接受了李老的太极拳教育。他们来自全国各地,不少人学有所成,这是最值得李经梧先生欣慰的。
总结李经梧——前半生,走南闯北、发奋习武,在京城,享“太极五虎”之誉,正宗传人担纲简化套路领军人物;后半生,偏安海滨、教功育人,耐寂寞,怀“一片冰心”不减,武林青松续写太极辉煌桃李芬芳!

后记:
    解读李经梧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“洋洋万言”也可能“挂一漏万”。因为李经梧先生的人生之路就像谜一样待人研究。诚然,李经梧毕生所修炼的是正宗的“道家功夫”,但他的骨子里似乎是经典的“儒家性格”。切不论他前半生走南闯北、努力打拼、积极“入世”,终于进入上流社会乃成太极拳界一代栋梁“兼济天下”;单说他后半世偏居海滨教拳自娱“独善其身”,也不可能简单归类于低调“出世”吧?道家乎?儒家乎?就像陈式太极拳、吴式太极拳,能截然分开吗?
著名的国学大师辜鸿铭先生在归纳中国人的性格时,曾说过一段精彩的话:
 “要懂得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,那个人必须是深沉的、博大的和纯朴的”,因为“中国人的性格和中国文明的三大特征,正是深沉、博大和纯朴,此外还有“灵敏”。辜鸿铭从这一独特的视角出发,把中国人和美国人、英国人、德国人、法国人进行了对比,凸显出中国人的特征之所在:美国人博大、纯朴,但不深沉;英国人深沉、纯朴,却不博大;德国人博大、深沉,而不纯朴;法国人没有德国人天然的深沉,不如美国人心胸博大和英国人心地纯朴,却拥有这三个民族所缺乏的灵敏;只有中国人全面具备了这四种优秀的精神特质。也正因如此,辜鸿铭说,中国人给人留下的总体印象是“温良”,“那种难以言表的温良”。其实,这也是儒家文化的精神。在这种精神孕育下的中国人,有着纯真的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,过着“孩子般的生活——一种心灵的生活”。
我们把辜老先生的高度概括,比之于李经梧,如何?

2008年7月,单颖书于北京寓所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冯雪松北京市吴式太极拳研究会理事,陈式、吴式太极拳嫡传弟子,热爱中国武术。

行家更新